陈素真画传狗妞学戏

陈素真祖籍陕西省富平县,生于1918年农历三月二十。陈素真本姓王,名佩玉,又名王若瑜。父亲王秉璋,字慎如,早年曾跟随一个叫胡笠僧的老先生来到河南,当过临汝、兰封(即现在的兰考县)、洛阳三个县的县长,据说其祖父在清光绪年间还在陕西做过大官。像陈素真这样,原出身宦门世家,后沦为“勾栏”戏子,在豫剧界也许是唯一的一位,堪称凤毛麟角。这与她后来在无论多么艰难困苦的境遇下,坚持刻苦学习文化,著书立说,艺术上崇尚京、昆,最后创立起风格独具的陈派艺术,不能说是没有丝毫的“慧根”“兰因”的。关于陈素真的母亲,有两种说法。一说她原是青云街一位何姓律师的丫头,因美貌可人,,被一位县长收为姨太太,生下陈素真。后来,她因经受不住大太太的,便抱着女儿从王家逃了出来。一说她原是县长王秉璋雇来的保姆,系陈素真的奶妈,后因王家遭了劫难——有的说是宦海风波,有的说是县衙失火,才抱着三四岁的陈素真逃了出来。母亲抱着年幼的陈素真逃离王家后,来到开封,不久便嫁给一个唱戏的,叫陈玉亭。此人很有名气,是豫剧祥符调著名的须生演员,人称“红脸王”。陈素真的母亲并不爱这个女儿。从陈素真记事起,几乎天天遭母亲的打骂,尤其是母亲打牌输钱后,更是拿她出气。养父虽不打骂她,但也不多管她,她像是一个无人管的流浪儿,经常忍饥受冻,衣食无着。上学时,陈素真常常穿着露着脚趾头的烂鞋,两只袄袖也因整日擦鼻涕、抹眼泪,被磨得油光铮亮、整日蓬头垢面,老师、同学见了都不喜欢她……兴许是被母亲打骂眯瞪了,小时候的陈素真显得特别“没材料”叫她去成饭,她能把碗掉进锅里,和同院的孩子到城外拾柴火,别人捡回一大捆,她只拾了几根小树枝;好不容易给她找了一个为人家剥花生的短差,她把剥的花生米都放在自己嘴里吃了。(现在想起来才悟出:那是孩子被饿坏啦!)既然老师、同学、邻里、父母都不“待见”自己,于是,陈素真就和戏班里养的两条狗交上了朋友。久而久之,她就成了远近闻名的“狗大王”“小狗头”。这以后,以讹传讹,“小狗头”竟变成了“小狗妞”。即便是在陈素真成名以后,许多老观众见了她。还昵称她“狗妞”呢。常言说,人有千般笨,总有一事灵。陈素真虽然事事都笨的出奇,可是学起戏来特别灵。不论是“本戏”或是“折子”,也不论是多长的唱段,只要让她看上一遍,当天回家就能学上几句。若能看上三两遍,整出戏都能学的有模有样。邻居和剧团里的同行们都撺辍她的父母,说她是天生的唱戏胚子,不学戏可惜了,加上陈素真的母亲又那样不“待见”她,觉得她“百事不成”,于是,就决定送她到戏班学戏。